慢跑是一種孤獨的運動,在這段路上你只能跟自己對話,偶爾有人跟得上你的速度,偶爾有人跟不上你的速度。你只看得到眼前的事物,依循著白線往目標前進。像偉人們在成功的道路上體驗孤獨;慢跑是一種精神上的試煉,考驗著你是否可以通過這強烈意力的考驗,在肌肉伸展與呼吸間的調合中,試圖不斷的讓自己前進。


慢跑中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,周遭風吹著樹葉的沙沙聲,精神世界彷若要與這股外在世界結合,呼吸聲開始嚮印那股大自然的聲音。可以依晰看見自己雙腳協調的緊湊移動,腳底嘗試著要與土地分離後又結合、分離、結合…

嘗試著要探究這大千世界,但在傾刻間,又遠離了這片土地,就這樣不斷的循迴,像人的靈魂不斷的與世輪迴,不斷的與這感官世界糾纏後又離世,糾纏後又離世。

我了解為何村上春樹會利用跑步來訓練自己,因為這其實是一種很孤獨的運動,沒有人陪伴,但嚮往孤獨與心靈寧靜的我們,就像印度阿僧會利用瑜珈、佛教徒用打坐,進入禪定的世界,肉體的試煉一旦通過,前方迎接的是心靈的開闊。

而嘗試與自我的意志力考驗,就像要挑戰肉體的極限一般。就算精神力感到粍損,但一種寧靜又和平的感覺也漸漸生起。這種力量不是因為疲累或是肉體感到疲乏,而是精神獲得了什麼。

對於像行事規律,要求嚴謹的他,我並不意外他利用慢跑來獲得這些力量,然後發揮在創作、寫作上,但竟能保持數十年,每天如此規律還真令人配服,也許這就是村上春樹身為魔羯座的韌性吧!

cloud
Author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