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,死亡筆記是目前國內日本最紅的漫畫,尤其是夜神月跟龍崎(L)的較量,從猜忌對方心思,到引蛇出洞等心機的揣測無一不引人入弦。就少男漫畫的故事情節,本人對死亡筆記的看法已接近成人漫畫了。

漫畫本身還是有一點娛樂性跟幻想性的成份,記得我看到L的出現,還是不禁認為這是漫畫才有的情節,怎麼可能世界第一的大偵探是日本的某位高中生,我果然在看漫畫。(在你看到有死亡筆記的出現就該覺得自己在看漫畫了吧= =)

故事中有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地方是,畫中的男主角是一位高材生,且未來以成為刑事局長為目標,誓立要制裁世上所有罪人,外表看來聰穎又俊俏,認真又前途看好的青年,當他拿到死亡筆記時,想當然爾是不會成為慾報復的工具。

但人真的能夠審判他人嗎?就算是個聰明,人格正常的人,在擁有可以決定別人的生命時,是否也會扭曲自我人格呢?俗話說『權力使人腐化』當你有了自認為的正義時,所謂的正義是否已不在是正義。

有人的組織就有屬於人的自我盲點,仔細想來,所謂的司法單位或是一群大法官所聚集,都有著所謂他們專業領域的盲點,這是連身處之中的專家都無法看見的。尤其是只有一個人時,更看不見自己的盲點,所以為什麼要由”一群人”組成,為什麼有”團體”。

當漫畫被改編成真人版後,總會有一些怪異的點。

故事中強調著擁有死亡筆記的人,只要知道對方的臉跟真實姓名,就可以輕易的殺死對方,所以L用一位假的罪犯來代表自己,引基拉出現,證明這個論點是對的。電影中演出電視上演了一部”殺人現場”。怎麼想都覺得這樣太過牽強,且好端端的人在電視上死亡,導播跟電視台竟然不切畫面…這實在太令人詫異。雖然這是漫畫的劇情,但看漫畫沒有這樣的怪異,變成真人版後令人感到奇怪。另外還有南宮直美的死,夜在解說他如何讓這場佈局成功的安排等…感覺得有點令人自圓其說,當他說錯就在他知道了南宮直美這個人的存在,且早就知道他的名字等這些環節,也讓我覺得奇怪。不過夜神的無情電影跟漫畫都如出一徹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且可以冷靜的把深愛自己的女人給殺了,平凡的高中生如此可怕。

搞不好夜神月是魔羯座的。

 

我很喜歡路克這個角色,他們不是屬於人類世界的一員,能夠操控人類的生死,對他們而言,這只是『工作』,因為人類的生死無關自己的利益,就像人類可以輕易的把螞蟻給踩死,不像看待一個生命一樣。這樣的『工作』一旦由人類自身來主宰,由人類來主宰自己的命運時,情況變得複雜多了。你的命運被一個高中生所掌握,會怎麼樣的死亡變得難以揣測,令人慌恐。

死神這個角色就像人類看著螻蟻生存一般,用無情的眼光審視人類世界的七情六慾,他們覺得人類為財為情而忙感到可笑,對活著沒有結束的日子的死神而言,這些不足以忙碌,但另一種角度而言,死神的生命沒有結束,只有主宰無關自己的生命性命,不也無趣嗎?
那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,人該為何而忙…我也不知

cloud
Author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