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個很淺的睡眠中,夢到的

男人進入了電梯,與我寒暄了幾句後,他開始抱怨起自己的公司,事實上我跟他並不熟識,公司也是不同。

看起來極具壓抑及抑鬱的特質,雖然帶著笑意調侃自己的工作及公司,但語帶不滿的態度讓人覺得是個偏極的人

電梯昏黃的燈光,搖晃的空間,一切都看似如夢似幻。先到了我的樓層後,我與他說聲道別,就離開這密閉而又窄小的空間。

辦公室的明亮與電梯中的昏黃;廣大的空間與窄小的空間成明顯的對比,讓我一下可以脫離方才那位男人的那股沉悶而又抑鬱的氣氛。

隔天進辦公室後,聽到了同事們的八卦,說著昨日有人在頂樓跳樓自殺了

『別有居心的刻意到公司的屋頂,像在抗議什麼吧…』
『對呀!而且還穿西裝打領帶…是很認真的耶』

一開始我不以為意,但卻不自覺得聯想到昨天在電梯碰到的男人,昨日他語帶的不滿像是還在耳邊耳語一樣,不斷迴繞在腦際。不喜探人隱私的我於是向前詢問了正在討論的同事

『那個跳樓的男子,長得是何種面貌呀?』

在聽聞他們的描述後,果然是昨日與我碰面的那位男子。沒想到他那天是要公司跳樓的,而與他最後臨別的人竟然會是我。

我速速離開辦公室,想揮去這不愉快的感覺,沒想到男人自殺後的氣氛感染了整幢辦公室,本來一向加班到很晚的同事,這幾天也都快速離開。

整間公司彌漫著像是他生前留下來的氣氛,抑鬱不安…一股深諳的燥悶氣息,使得本來就處在老舊公寓裡的公司,更加充滿詭譎促動的不安。

直到他的頭七那天,我因太匆忙離開辦公室,我忘了有東西要拿,返回拿取時,只有我一人上電梯。此刻的感覺就像與那位自殺的男子最後搭的電梯,彷彿他就在身旁,繼續上次不悅的對話。

一轉身,果然看見他站立在旁,一雙大眼直盯著我,雖生前只有一面之緣的我們,他竟然還記得我說過的話。

夢到此刻我就醒了…真可怕,一定是壓力有點大 @@

cloud

cloud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
cloud
Author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