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夢到大學的同學們全班坐上高鐵到遠方旅遊,不知為何只有我跟大家不同,乘坐另一種交通工具,這交通工具是大學的某教授所研發的,我參與了他的實驗於是坐上這台莫名其妙的高速運輸工具,當我們都到達了目的地後,我忍不住跟欣欣說這教授的種種怪異行徑。

忘了說這種運輸工具的特色,它跟高鐵一樣,是一種高速行駛的交通工具,但它不同的是每個人都有一間包廂,包廂依等級不同有不同的大小,在到達目的地前,教授都一個人鎖在房裡,見到他時也是一副恍神的模樣。

某天下午,他把我叫進他的包廂,雖然不解教授突如其來的吩付,但我還是照做了。進房間後,當我關上門,轉身看見他時,他正背對著我,慢慢的轉過身來,活身身的從身上,用力的把手從肚子的左方將內藏掏出,而血就這樣的僝僝流著,他手拿著血淋淋的內藏,緩緩的向我靠近,身上的白袍被血染紅一片,眼睛睜大的看著我說『嘿嘿~不可以說出去喔~』
我飛速奔出門,想忘了剛發生的事。

我跟欣欣說出此事時,欣欣覺得教授在大家面前都很正常,說我在作夢,我氣沖沖的帶他進去教授的包廂,正見教授一如往常的平靜,房間內也無任何血腥的跡象,當欣欣對教授說我剛所見的情況時,教授一臉和平的對我說『呵~~我想你一定太累了,才會認為我可以活生生的把內臟取出』。其實教授有著一個很大的陰謀,而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我,他一直在我面前裝瘋,對我製造幻覺,當時我是這麼想的。他是故意的,他想讓我認為我瘋了,讓大家認為我颯了,於是乎,某天我說出真相時也沒人相信…。

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假的,教授故意製作幻覺,在大家面前一副正常的樣子,一直跟欣欣說,教授是有目的…

但到了最近,幻覺與事實如此接近,我都快忘了真實,真正陷入瘋狂的界線。無法分辯真實與幻覺,逐漸的沒入黑暗中。

cloud
Author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