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夫卡《審判》

最後一句最令人印象深刻,卻也最令人感到心寒…

是的,我不是在閱讀恐怖小說,但真實之中的荒謬偶爾比夢境還真實,而所帶來的恐惧是伴隨著無力去更改龐大體制下的無力感,那種疲累隨著案件的時間托愈長,而感到粍損。我們在法的門前,沒能進入門裡,卻又不敢進入,如同他在《在法的門前》的故事一樣,警衛並不知道門裡的狀況,而鄉民們想一窺真面目卻被阻擋,但警衛還是有留下『如果你想進入,你可以大方的進去,也許裡面沒有其它人會阻擋你,或許會有』不管是在不是在法門前,只要是在任何真理,或是面對一個龐大的體製門前,大部分的人都不得其門而入,因為太過的組織讓我們恐惧,事實上也許也只是自已想像跟造像出來的。事情並沒有你所想得這麼難懂,沒有這麼不得法理

當然這只是我小小的體驗,我常在卡夫卡的筆下看見那個虛弱、多疑、卻又多情、正義感十足的男子,也許是卡夫卡對自己的縮影,一個一直在閣樓上寫作的他,托著孱弱的身軀,午夜到了他可能忙著將靈感寫下,結束時不忘開啟信件閱讀菲西絲寫他的信件,而開心的他馬上提筆回信。也許想到隔日又要到乏味的勞工保險局工作就感到洩氣,但只要有寫作,他的心靈就會開啟自由。

『明天 K 會進行什麼樣的判決呢?』他在心裡默想,想到這件事時還不忘處理手上的雜物,每天同樣的公文又送來,但往往會有一些人群,無力想申訴的人們,成為他寫作下的題材。

『期待菲西絲的來信,不知他有沒有閱讀我上次跟他提到的那本著作?不知我的作品對她有什麼感想?』不自覺得他開始期待情人的來信,坐在同樣的位子,想著信件送往的那個閱樓,那位收信的女子,在收到他的信件後,不知會不會微笑。

好像偏離主題了,這篇文章本來就是寫給自己爽的。卡夫卡老是讓我陷入…我的存在,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呢?接下來看好像比較光明一點的《失蹤者》希望可以快點離開這陰鬱的氣氛

雖然我比較喜歡怪怪的主角…但 來點陽光吧 XD

cloud

cloud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
cloud

Published by

cloud

邁入攻城獅 N 年。愛好無厘頭的事物、旅遊、攝影、減肥、慢跑、占星、展覽、食記、偶爾在邏輯的世界亂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