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義經 vs 蘭陵王

最近閒來無事在研究日本的歷史的時候,發現了一號人物如同中國歷史上蘭陵王-源義經。

日本的中世紀充滿了平家與源家相互武鬥的歷史,不是平家盛起就是源家衰落,在平安末期,這兩大家族簡直是操控了日本的平安到鎌昌的過渡時期,而源賴朝更是開創了日本歷史上整整維持 700 年的武士政治。

Continue reading 源義經 vs 蘭陵王

[日劇] 鴨上京都 – 老字號旅館的女老闆日記

《鴨上京都 – 老字號旅館的女老闆日記》講述一位不懂京都文化的東京人,母親經營著一間超過200年的老字號旅館,某天因為母親去世,必須有人回來經營旅館。而旅館剛好也碰到債權的問題。因為同事的一句『不是有那種老店舖,然後新的思維,也經營的不錯,還上雜誌不是嗎?』鼓勵了她,異想天開的覺得,搞不好可以起死回生呢。

Continue reading [日劇] 鴨上京都 – 老字號旅館的女老闆日記

[電影] 強風吹拂 觀後感

原文為《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》台譯為《強風吹拂》而大陸翻譯為《強風正勁》其實強風正勁較為有原文中的不放棄的意味在,台譯的感覺就是多了麼一點輕鬆感。看完整部電影的心得滿激動的,忍不住就要來去跑步了!這部片很適合有在慢跑或想要慢跑的朋友。當然難跳脫日本片常有的熱血,描述一位想完成參加箱根馬拉松接力的男同學(小出惠介 飾)在好不容易湊滿10人的田徑隊,帶領著默默無名的泠門大學出賽。

Continue reading [電影] 強風吹拂 觀後感

[戲劇] 紙牌屋(House of Cards) 第一季

經過數輪激烈角逐,新一屆美國總統加勒特·沃克(邁克·吉爾Michael Gill飾)誕生,自稱水管工的眾議院多數黨黨鞭弗蘭西斯·安德伍德(凱文·史派西Kevin Spacey飾)在其背後功不可沒。然而高傲自大的政客弗蘭西斯並未如願當上國務卿,他為此惱怒不已,發誓要將背叛了自己的沃克拉下寶座。利用新總統擬推的綜合教育改革法,弗蘭西斯操縱《華盛頓先驅報》女記者佐伊·巴恩斯(凱特·瑪拉Kate Mara飾)大做文章。初戰告捷,他旋即指派手下對新政府展開新的圍剿,同時巧妙化解躲避來自政敵的明槍暗箭。他猶如來自伊甸園的毒蛇,巧舌如簧,翻雲覆雨,緊緊咬住所有人的弱點,以實現自己的目的。“沒有永遠的敵人,只有永遠的利益”,這句話在弗蘭西斯身上得到最佳體現…

Continue reading [戲劇] 紙牌屋(House of Cards) 第一季

[戲劇] 忍不住要寫《銀魂》與《龍馬傳》裡的人對映表

最近看了大河劇《龍馬傳》由福山雅治所飾演阪本龍馬,描述在幕府末年,發生的種種事情,沒想到龍馬大人身長的環境還真是動盪不安耶,而且原來銀魂裡的人物是真實存在的。

[電影] 又看了一次全面啟動


因為老妹要做這個作業,所以又去租了這部片子回來,話說要看懂還真不容易,硬要去合理化電影中的某些安排也滿奇怪的,畢竟這是一部有關”夢”的電影,所以老妹一直問我”為什麼” 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,因為我也搞不清楚,總之看電影,何必搞得這麼嚴肅,又不是在回答數學還是物理題目,最後就回他”反正是電影,不合理的地方本來就很多,就先用心享受吧!反正你期末報告蝦掰得出來就好…”

幾個意像跟象徵,導演塑造了一群可以進入別人夢境,從潛意識中竊取他人祕密的專家,也將”夢境”可以實體化的展出來,當然有幾個規則,在演的時候就順便 by step 的跟你說了

Continue reading [電影] 又看了一次全面啟動

死神聯盟

這個組織沒有人聽過,但它在世界上是真實在存在的,人生永遠無法避免有一天會去面對它,但在生命走到結尾,你才會知道這個組織,它叫「死神聯盟」。死神聯盟裡聚集各種死神,有的是他們生為世人時就不小心墜落陷阱成為死神,有的是生前為善,死後冥界派了任務給他,讓他去溫柔對待自然死亡的人,使他們認為自已安享天年。有的是總是觸及死亡邊緣的人,他已不畏惧死亡,見識了死亡帶來的可怕影響力,雖不害怕,但卻是比一般人還尊敬著死亡這件事,急救救難小組中就是具備有這樣勇氣的人。

Continue reading 死神聯盟

怪異的夢之駭客任務+絕命終結站

夢到我跟一群朋友是急難救助隊的,某次我下班經過一個奇怪的花園
一時好奇就進去晃了,結果竟然忘了要出來

然後裡面的人,就說是陷阱故意讓我進去的,用同情心的一些陷阱
他們是一群死神聯盟的召喚者
專門收集可以拿來當死神料的人

因為是急難救助隊的,碰到生死邊緣的很多
所以就想網羅我跟我的朋友
我一知道這件事,趕緊逃出那個花園

Continue reading 怪異的夢之駭客任務+絕命終結站

格瓦拉的奮鬥

他留著大鬍子,神情嚴肅又溫和,如同一個親和的朋友,大家都叫他切,而他不管到哪,碰到人民一定是親身接觸,而且握著他們的手,問侯著『你好,我叫切,你呢?』

這是 28 歲的奮鬥給我的感覺,片中穿插著他後來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演講及美國記者訪問他時,他的回應。那些黑白的片段雖然是後來拍攝卻顯得很真實,彷彿他就是這樣坐著,嘴著煙斗,說著那些話語。

『革命最重要的是愛,對正義的愛、對人性的愛…』

因為愛,格瓦拉離開了他的家鄉,那個當時算是優渥的中產家庭,父親是醫生的他,也承續了父親的職業學醫。
因為對正義的愛,他旅行時與好友走訪南美洲各個麻瘋醫院,對這些病人遭受不平等的待遇感到要對社會改革對的熱切。
因為對人性的愛,他看到了印加民族在被侵入時的高貴及那些遠古遺跡而感動。

格瓦拉在當世已不存在了,但一個人的精神如何永留世間,比肉體存在時的感動還漫長,這是目前普世社會無法想像的。而長久以來在資本主義社會長大的我們,個人的成就已被教育成比大眾的成就還高,是否這樣就是目前的成功模式了?我不知道,但努力賺錢想溫飽三餐的我們,如何去了解聖人的成就不在這些工作生活裡,而在犧牲、貢戲、救民族。

學醫又搞革命的人,讓我想到了國父,也許在當世只有學醫的人才會有救世的想法,跟具備高知識吧!